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醫妃輕狂:冥王,滾遠點! > 第279章:世子殿下有何吩咐?

秦艽說要練武,就真的是在認認真真的練。

雖然到了后面她的體力已經見底,但是仍舊在堅持。

老頭兒看不下去,幾次三番催促她回去,但是秦艽心中就是憋著一口氣,愣是沒有半點退縮的想法。

老頭兒看出來了,他這個徒孫什么都學了她娘。這倔強的勁兒,也是和她娘一樣一樣的。

她說要練,那流血流淚都要練下去。

另一邊,段星憋著一肚子氣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回去,便氣不過的一巴掌拍碎的院子里的石桌。

鄭言和商路都嚇了一跳,愣愣的看著神色陰沉的段星。

段星在家里,從來不發皮氣。有秦艽在的時候,他更是溫柔和煦,讓人如沐春風。

但是現在的段星,身上哪里還有半點溫柔的影子。

那渾身都是陰沉的煞氣,像極了人間閻羅。

商路和鄭言對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在對方眼里看到了沉重。

兩人都好奇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兩人都慫,沒人敢上去問。

段星也不說話,就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一雙眼睛像刀子一樣,直勾勾的盯在門口。

他倒是要看看,秦艽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他就坐在這里等,等她哭著回來找他。

但是,半個時辰過去了,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秦艽始終沒有回來。

段星像個雕塑一樣坐在院子里,心中的火已經憋不住,快要從頭頂上燒起來了。

鄭言看了看天色,低聲對商路到:“天色已晚,世子妃怎么還沒回來?”

再不回來,世子怕是要原地爆炸了。

商路也有些懵,說:“不知道??!這在藥王谷,都是自己人,主子應該是安全的,不用擔心?!?/p>

鄭言:“……”

他不是擔心世子妃,他是擔心他們兩人的安危。

怕世子突然爆炸,傷到他們。

那邊,段星終于是坐不住了,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鄭言一個激靈,來不及思考,伸手扯著商路登登的倒退好幾步。

商路:“……”

段星沒看他們,冷著一張臉,大步往外走。

真的是瘋了,練個什么武,天黑了都不知道回家。

只是,段星剛走到門口,便停了下來。

秦艽從遠處緩步走過來,正一步步接近他。

段星眸光閃了閃,悄然退了回去,然后以之前的姿勢,抱著雙臂坐在石凳上。

等秦艽拖著疲累的身子進門之后,段星冷哼一聲,說:“怎么樣,知道辛苦了吧?”

秦艽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只沉默的從他身邊走過。

段星:“……”

他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天黑了都不知道回家,你有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秦艽原本一只腳已經進了屋,聽到他的話之后又停了下來。

秦艽轉頭看向段星,面無表情的道:“不敢!不知世子殿下有何吩咐?”

段星:“……”

秦艽等了一會兒,沒聽到段星說話,便道:“既然世子殿下沒有吩咐,那妾身便告退了?!?/p>

說罷,還對著段星行了禮。

段星:“……”

等秦艽進了屋子,段星憋著的那口氣才猛然間吐了出來。

“操!”他一拳砸在桌上,臉色陰沉如水。

他那不經大腦的一句話,傷到了秦艽。

他見秦艽不理他,才故意找茬,但是過火了。

聽到秦艽沒有感情的‘世子殿下’,看到秦艽屈膝對他行禮,段星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在在扎一般。

一邊縮在墻角的鄭言和商路總算是看明白了現在是怎么回事。

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道:“吵架了!”

就說嘛,世子殿下那張臉怎么會那么難看。

“商路,幫我準備熱水,我想沐浴?!崩锩?,秦艽揚聲喊了一句。

聲音一傳出來,段星下意識的站了起來,走了兩步,又倏然間停了下來,偏頭冷冷的看著商路。

商路:“……”

商路轉頭對里面喊了一聲:“是,我這就去?!?/p>

說完,她一溜煙的跑掉了。

只剩下鄭言,在段星那刀子一般的眼神下,覺得哪兒哪兒都不自在。

段星走到窗戶邊,默默的站著,時不時的往里面看一眼。但是窗戶緊閉,他看了又看,就是半點東西都看不著。

鄭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默默的走到窗邊,一把抽出佩刀,小心翼翼的將窗子撬開了一條縫。

做完這一切,鄭言又默默的收回刀,默默的后退幾步,假裝若無其事,深藏功與名。

段星:“……”

他斜睨了鄭言一眼,慢吞吞的說了一句:“這個月工錢翻倍?!?/p>

鄭言眼睛一亮,對著段星抱了抱拳,默默的又走開了一點。

段星往旁邊挪了挪,微微一低頭,便能從縫隙里看到屋子里的場景。

商路已經將熱水抬了進去,正站在那伺候秦艽沐浴。

當看到秦艽光光的,段星眉心跳了跳,雙眼像是帶了勾子。

但是看到秦艽幾次三番抬不起來腿的時候,段星心里的那點不光彩的內容一下子跑的干干凈凈,只剩下了心疼。

他現在想沖進去,溫柔的將媳婦兒抱進浴桶。

屋子里,商路有些擔憂的看著秦艽,小聲道:“主子,你沒事吧?”

秦艽雙腿酸軟,不像是自己的了一般。

抬腿進個浴桶都費勁。

秦艽搖了搖頭,說:“沒事,我就是太累,休息一下就好了?!?/p>

說著,一咬牙,抬腿進了浴桶。

這么一下,直接疼的讓秦艽紅了眼眶。

她死死的憋著,愣是不讓眼淚掉下來,在水汽的蒸騰下,一雙眼睛濕漉漉的。

商路:“……”

主子看著又可憐又委屈,她心疼壞了。

別說她了,窗戶外邊的人心疼的抓心撓肝,臉都憋紅了。

段星有些焦躁的在窗戶外邊轉了幾圈,咬牙切齒的道:“我就說嘛,練什么武,練什么武?讓不要練,非要跟我擰著來,現在知道疼了,難受了?”

他這會兒簡直想沖過去將那個什么武林秘籍給撕碎了。

鄭言眼睜睜的看著自家主子像個驢一樣轉圈,愣是不敢吭氣。

怕驢氣不過,拿他撒氣。

段星轉了幾圈之后,又跑到窗邊去看。

秦艽已經從浴桶里出來了,穿好了衣裳,正往里屋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pc蛋蛋北京28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