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609章 還給

家有庶夫套路深 第609章 還給

作者:妖治天下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0-01-15 00:21:19 來源:筆趣閣文學網

廢太子帶著二名余黨,劫持著一個人質,站在城樓之上。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京衛立刻戒備起來,拿著刀蒼擋護在梁王周圍。

跪在兩邊的百姓個個驚異地抬起頭來:“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了?”

“快看看,上面的是不是太子?”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臉色一變,連忙捂著那個說話的人:“什么太子?那是廢太子!”

“對對,廢太子!”

“那個女子是誰?”

“梁王妃!”

“啊,她怎么會在那里?”

百姓們的詢問,也正是朝臣們的詢問。

只見廖首輔等朝臣全都涌到了梁王身邊:“皇上!”

梁王抬起頭來,看著城樓上的廢太子,冷笑一聲:“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一只臭老鼠!想不到竟然主動現身,倒是讓朕省事了?!?/p>

城樓上的太子聽得他自稱“朕”,便是臉色一變,恨恨地俯視著梁王。

當時他與鄭皇后被壓往刑部地牢,是五城兵馬司和宋肖拼盡全力才救了他出來的。

可恨的是,鄭皇后逃跑時受箭重傷,最后因不敢買藥而死,

京衛到處追捕他,在一次跟京衛交手,他左手被砍斷!

殘廢,那便徹底斷了他當皇帝的路!而他身邊的人也就死傷剩宋肖和李桂。

走投無路!

他恨不得自盡身亡!

此時,卻盯到趙櫻祈跑出了梁王府,他們便抓住了她。

可他斷了手早就失去了翻身和當皇帝的機會。但是,便是他死,他也要把梁王拉下來陪葬!

太子右手用刀架在趙櫻祈脖子上,左手緊緊地揪著趙櫻祈的頭發。左手一手力,趙櫻祈便只哼哼兩聲,連嗚都不嗚一聲。

她被提在城樓上,整個人虛弱得連哼都哼不出聲了。

她想找棠姐兒……

那日她便離開了梁王府,雖然不認得路,但還是想找棠姐兒……結果被廢太子抓住了。

落到他手里,她便知道,自己完了。

不,在那日小溪邊。聽到他與下屬的對話,她就知道自己路在哪里……

只是不甘心啊,她那么喜歡棠姐兒,想瞧瞧她,抱抱她。還想見敏敏這個討厭鬼一面,便是她罵自己蠢和不爭氣也不要緊。她還沒吃上兔子包……

趙櫻祈心里絕望,垂著眸子,梁王就站在下面,微微抬頭看著她。

看到他那刻,她的淚水便一顆顆往下掉……她好害怕啊……

即使走到這一步,她還想著撲過去,鉆到他懷里哭……雖然早知他不要自己了??伤撬钤谶@世上唯一的依靠……

全都沒有了!

梁王冷冷地看著太子用刀挾持著趙櫻祈,嗤笑一聲:“瞧瞧你這手法,真是熟悉啊,當時你就是這樣用對橫在父皇的脖子上的?!?/p>

太子和李桂聽著這話,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下面的百姓無不鄙視地看著他。

廖首輔和呂智等人更是走上前來,廖首輔道:“殿下,事到如今,請乖乖伏法吧,不要再做傻事了。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p>

太子氣得渾身發抖,呵呵冷笑:“四弟,這全都是你的詭計是不是?你聯合鎮西侯和羅醫正一起算計我和父皇!首輔,呂尚書你們也知道,我和父皇的關系多好。若非鎮西侯不斷地給我鼓吹,我也不會一時受他迷惑而對父皇動手?!?/p>

廖首輔和呂智對視一眼,接著便搖了搖頭。眼下大事已定,就算太子說的是真的又如何?歷代皇帝,便是沒有哪個真正雙手是干凈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這是一個皇位之爭!是天下江山之爭!

而不是誰家兄弟弒父爭家產這種破事兒!

梁王冷笑一聲:“真是瘋了!廢話少說,把他拿下來!”

太子臉色一變,冷喝一聲:“你敢!”

手中的刀用力,趙櫻祈只感覺脖子生痛,血便從她的白嫩的脖子滑下來,趙櫻祈痛得不住地掙扎:“嗚……痛……”

“你敢上前一步,本宮就殺了她!”太子獰笑起來。

他身后的宋肖上前:“讓我們走!”

整個京城被圍得密不透風的?,F在國喪,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松懈。等國喪和登基之后,定會展下翻天覆地的搜查,到時想逃都逃不了了。

不如現在挾持著趙櫻祈逃出去。不輪是想報復還是想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四弟啊,你……”太子一臉嘲諷地看著下面的梁王,可話還未說完,他只覺得肩頭一痛,一支羽箭直插到他的肩頭上。

眾人一驚,只見回頭卻見梁王手拿著一柄震天弓,俊美的臉冷漠而嘲諷:“你想說什么?你覺得拿這個蠢婦,就能要挾到朕?你心里在想什么?呵呵,你覺得朕會為了她而把這個江山交出來?或是放你走?”

太子臉色一變,緊緊地握著趙櫻祈那細小的脖子,怒吼一聲:“你不要她的命了!”

梁王漫不經心地輕撫了撫手中的弓:“不要了!”

太子哈哈大笑:“你說謊!這個女人,你可喜歡得緊!小時候別人連碰都碰不得,雖然說討厭,但卻護得好好。連逃跑都帶著!”

梁王頭微微歪著,魅艷的眸子滿滿都是冷漠地看他,似笑非笑:“因為她蠢??!若不裝得很在意的樣子,你們把她弄死,再換個精明的進來怎么辦?”

太子雙眼猛地瞪得大大的,那時他才六歲??!一個六歲的孩子,竟然在他們現前演戲?

“呵?!绷和趵湫?,接著笑容一收,眸子沉如冰:“你們送的禮物,朕很不喜歡,現在還給你們?!?/p>

太子臉色一變,猛地后退一步。

趙櫻祈聽著梁王這話,整個人都呆呆的,只覺得心臟都似停止了跳動一般。

她又想起沙州撿到的那只小可憐而又臟兮兮的小奶貓。

他彎著身子,俯身看著她們,嘲諷地說:“真像你!”

的確是好像!

沒人要的,被人扔掉的東西。

當時她遇到它時,就覺得她像極了自己,這么可憐,渾身臟污,被丟棄在街人,隨時會失去性命,所以她想抱抱它。

沒人要會它!

也沒人會要她!

便是街邊的那個婦人收了她錢,暫時的收留,也是懷著目的,虛偽而丑惡的。

從開始,到結束,她的命握在他手里。她的命運,也握在他手里。

他謀奪的這一路,有她的一部份。

而她的結局,她的去留,也早在他的計劃之內。

自她進入梁王府開始,她便成了他的恥辱。

人人都在笑,元后所出的梁王,娶的是一個低賤的平民!

而且,那還是鄭皇后所賜下來的!

親娘死得那么冤,卻娶繼母賜下的女人,還護得這么緊,好笑不好笑?

鄭皇后和太子每每看著趙櫻祈,心里不知嘲諷了多少次,自己是他的殺母和殺姐仇人,但給梁王賜下的美味佳肴,卻吃得這么歡。嘖嘖,真好玩,真有趣!

而現在,他把這個恥辱都還給了太子。

他不在乎!也從未在乎過!

趙櫻祈整個人都呆呆的,身子不住地在顫抖,看著下面的梁王,呢喃著:“王爺……王爺……王爺??!王爺啊——”從呢喃到尖叫,已是崩潰。

梁王卻仿若未聞,冷笑一聲,眸子越發的魅艷而冷酷:“拿下他!”

“皇上!”褚云攀眉目疏冷。

“此事與你無關,而且,這是皇命?!绷和趸仡^,冷掃他一眼,“彥西?!?/p>

“是!弓箭手!”身旁的彥西冷喝一聲,前面一排排京衛手持弓箭,齊齊指向城樓。

太子臉色一變,恨恨地盯著趙櫻祈:“你個賤人!一點用處都沒有!”手緊緊地揪起她的頭發,怒吼一聲,便往城樓下推。

趙櫻祈腦子一片空白:“鳴箏……慕鳴箏……”

輕輕地笑了笑,只覺得胸口一痛,似有利器穿透身子。緊閉著雙眼,身子猛地被扔了出去,往下墜——

下面的人全都驚呼一聲。

只見一襲粉色的身影從城樓上墜下,最后“砰”地一聲,摔到了地上,發出巨響。

梁王冷哼一聲,這個蠢婦,他此生的羞辱,終于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給朕殺了他!”梁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接著城下一排京衛同時放箭,猛地朝著上面發射而去。

太子、李桂和宋肖被射中,全都倒在城樓上。

“皇上下葬吉時不能耽誤,起程!”梁王說完,便翻身上馬。

褚云攀冷冷道:“皇上,微臣到后面……”

“你去吧!”梁王淡淡道。

“是?!瘪以婆噬像R便往往后面疾沖而去。

葉棠采和齊敏看到趙櫻祈就這樣被傷,并扔下城樓摔死,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時,無處一陣馬蹄聲響起,卻見褚云攀飛奔而來。

看到葉棠采和齊敏臉色青白,顯然是被嚇傻了!

褚云攀翻身下馬,一把將葉棠采把起來:“怎么站在這里?快進去?!?/p>

說著已經把葉棠采放進了馬車,齊敏也爬了進去。

褚云攀也顧不上跟齊敏呆一個車廂了,連忙進去,把葉棠采抱著。

喪隊不斷地前進著,馬車連忙緊跟著隊伍,急急地前行。

葉棠采身子不斷地顫抖:“櫻祈……櫻祈……”

“不要想她了?!瘪以婆世渎暤?,“她的死,早就在他的計劃之內!任何人都無法改變?!?/p>

“不不不,如果……如果我們求一求他!若我們早知道,求一求他的話……”葉棠采都快崩潰了。

“不可能的?!瘪以婆实?,“他早有殺她之心……”

“你早知道?”葉棠采瞪大雙眼。

“是她失蹤后才知道?!瘪以婆实?。他雖然早瞧出趙櫻祈不會有好結局。

但這個結局,他也以也為把把她關在后宮里,或是干脆送走,甚至賜一根白綾或毒酒。哪里想到,趙櫻祈會在這里,摔下城樓而亡。

“你沒有盡過力!若當時我們能過去……”齊敏哭著道。

“讓你過去又如何?誰也阻止不了他!他是皇帝。你阻攔,你先死!”褚云攀冷喝一聲,“我也不能阻止!因為那是皇命!除非我反了他!”

整個馬車一下子陷入了寂靜之中。

褚云攀反了梁王?

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比起趙櫻祈,褚云攀忠心或是盡心的一直是梁王。

趙櫻祈之于他來說,不過是與妻子相近的一個女人而已。他不可能為了她而跟梁王不對付。

趙櫻祈的身世和背景都太特殊了!廢后賜給梁王的,原是相當原細作一般存在的人,她的歸處,注定不會好。不論生死,無人憐憫。

而且他還是臣子,皇命不可違。

褚云攀緊緊地抱著葉棠采:“不要想,不要多想?!?/p>

葉棠采身子還在顫抖,不住地喘著氣。

這時,外面的車窗簾被風掀起,在掀起的一瞬間,似看到粉色的身影躺在地上,葉棠采雙眼猛地瞪得大大的:“那是櫻祈嗎?”

“不要看!”褚云攀緊緊地捂住她的眼。

“嗚嗚……她在那里……咱們把她帶回去……”葉棠采埋在他懷里,痛哭了起來,這時,她肚子一陣陣的抽動,她臉色鐵青,死死地捂著肚子:“唔……好痛……”

“啊啊——”惠然尖叫一聲:“羊水……這是羊水嗎?”

褚云攀臉色一變,往外面冷喝一聲:“予翰,你快到皇上那里,跟他說一聲,棠兒身體不好,不能再前進了,咱們先到那邊的莊子!”

“是?!庇韬布奔钡仳T著馬,不一會兒就到了梁王身邊,拱了拱手:“皇上,我家三奶奶動胎氣了,很嚴重的樣子。前面是我家莊子,能不能讓她到那邊休息?!?/p>

梁王也不注重正宣帝的喪禮完整不完整,點頭:“快去吧!那是褚三的孩子,可不能出事?!?/p>

“謝皇上?!庇韬布奔钡乇蓟厝?,“快,予陽,掉頭去莊子?!?/p>

現在已經出了京,葉棠采種滿竹筍的莊子就在不遠,予陽連忙一甩韁繩,離開大隊伍。

葉棠采痛得一陣陣尖叫:“三爺……三爺……”

“棠兒,不要怕?!瘪以婆誓樁及琢?,緊緊地抱著她,“莊子就在前面?!?/p>

“三爺……櫻祈在那里……”葉棠采又是驚又是怕,捂著肚子,擔心肚子的孩子,也惦念著趙櫻祈。

“我現在讓人去找?!瘪以婆收f著往外頭叫:“章老六!去找梁王妃?!?/p>

“是!”外頭答應一聲,便騎馬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pc蛋蛋北京28走势图